入股国联人寿被否,国联人寿股权转换再次生变

图片 1

  国联人寿业绩初显好转股权却再生变,银泰集团“保险梦”落空

7月3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一则不予许可国联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股东的批复,让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一家子公司宁波市金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蓝鲸保险 李丹萍

银泰集团创始人沈国军曾表示,“新实业 新投资、新金融”将是其聚焦方向。而今,银泰集团却被拒保险门外。

  近日,穿透式监管再显威力,因入股资金存疑,银保监会将国联人寿拟新入股东宁波金润“拒之门外”,与此同时,宁波金润母公司银泰集团近在咫尺的保险牌照随之远去。

银保监会批复显示,在审核国联人寿变更部分股权的请示及补正材料时,存在两点问题:一是金润资产未按要求提供2017年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财务会计报告;二是银保监会认为其3.144亿元股权转让款存在利用同一笔资金循环出资的可能。

  事实上,国联人寿2015年成立至今,几经波折。股权方面,先后经历发起股东股份转让、股东破产清算拍卖股权、拟新入股东被拒;人事方面,此前董事长、总经理职位数次变更,高管团队稍显动荡;主业方面,2017年,国联人寿规模保费遭“腰斩”,同比下滑51.02%,今年前四月业绩初现好转“苗头”,但未落地的两则股权转让,仍为其未来发展增添一分不确定性。

对于此次金润资产入股国联人寿被否一事,7月4日国联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已第一时间将文件转告股转双方及全体股东。该项股权转让终止未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原股东将继续履行股东义务。

  或涉股东循环出资,宁波金润入主国联人寿被否

金润资产被否

  7月3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不予许可国联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股东的批复》,蓝鲸保险查看发现,银保监会“点出”国联人寿拟新进股东宁波金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金润”)两则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金润资产是中国银泰投资集团旗下在国内唯一以创业风险投资及私募股权投资业务为主的资本运作平台,银泰集团的创始人沈国军为该公司自然人股东、董事。

  首先,宁波金润未按要求提供2017年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财务会计报告,不符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第六十九条的要求。其次,宁波金润此前声明3.144亿元股权转让款为自有资金,来源于其股东在2014年8月的13亿元增资款,但该部分增资款,存在利用同一笔资金循环出资的可能。

金润资产前身为宁波市财政局下属的财务开发公司。2002年宁波市财政局将它出售给了中国银泰投资集团。这家企业目前办公地点在宁波海曙区海曙区东渡路55号华联大厦写字楼内,隔壁就是银泰商场。其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实物租赁、财务技术开发等。

  具体来看,银保监会指出,根据宁波金润提供的银行对账单显示,该笔增资款分多笔转入验资户,账户余额最高为7.43亿元,“未在某一时点实际达到增资额13亿元”。此外,宁波金润无法提供“增资款全额到位,不存在资金循环使用注资”的承诺说明。

金润资产在金融领域并不陌生,其是浙江网商银行的发起人股东之一,持有网商银行16%的股权为第四大股东。据悉,沈国军与马云私交甚笃。曾联手启动银泰商业私有化。近年来,沈国军关注的重点开始转向投资和金融,聚焦“新实业、新投资、新金融”三个方向。

  事实上,监管根据穿透式监管和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可对自有资金来源向上追溯认定。自有资金即以净资产为限,投资人不得通过设立持股机构、转让股权预期收益权等方式变相规避自有资金监管规定。宁波金润也正是在资金问题上“存疑”而被监管层“拒之门外”,无缘国联人寿。

此次金润资产入股国联人寿被否,事情还得从2017年9月说起。当年9月14日,国联人寿发布了《关于变更股东有关情况的信息披露公告》,无锡报业发展公司将其持有国联人寿的2.4亿股进行转让,由于国联人寿的其他股东均放弃主张优先购买权,无锡报业发展公司将其2.4亿股转让给宁波市金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价格为3.144亿元。

  那么,宁波金润背后股东是谁?蓝鲸保险查询发现,启信宝信息显示,宁波金润控股股东为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泰集团”),后者持有其90%股份。据了解,沈国军掌门的银泰集团为一家多元化产业投资集团,下辖银泰商业集团、银泰置地集团、银泰资源集团、银泰旅游产业集团等,拥有多家控股、参股公司。

银保监会否决金润资产入股国联人寿的理由主要有两条,一是宁波金润未按要求提供2017年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财务会计报告;二是宁波金润声明3.144亿元股权转让款为自有资金,来源于其股东在2014年8月对公司的13亿元增资款。根据公司提供的银行对账单,增资款分多笔转入验资户,账户余额最高为7.43亿元,未在某一时点实际达到增资额13亿元,并且公司无法提供“增资款全额到位,不存在资金循环使用注资”的承诺说明,存在利用同一笔资金循环出资的可能,不符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的要求。

  大而全,是不少产业集团的走向,金融领域作为经济社会重要环节,自然不可“留白”。启信宝信息显示,作为银泰集团旗下的资本运作平台,宁波金润持有浙江网商银行16%股权、天一证券21.95%股权,已拿下银行、证券两张重要“牌照”。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在金融监管趋严背景下,预计有越来越多入股险企的资本遭遇“拦路虎”。对于此次宁波金润入股国联人寿被否一事,国联人寿在官网发布了《关于严格规范公司治理、强化股权管理的声明》中称,公司完全尊重并高度重视有关监管决定,已于第一时间将文件转告股转双方及全体股东。公司将认真落实监管决定,协调股东依法合规强化股权管理。该项股权转让终止未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原股东将继续认真履行股东义务,公司治理结构稳定。

图片 2宁波金润股权结构图

业绩不稳定

  此外,银泰集团名下亦涵盖纬翰租赁、瑞京金融、51信用卡,业务范围包括金融租赁、资产管理、金融服务等。综合来看,银泰集团的大金融布局“雏形已现”,如果再拿下一张保险“牌照”,业务条线将更显丰满。如今,因子公司宁波金润入股资金、资料申报存问题,入主国联人寿一事或已难继续推进,银泰集团或“保险梦”落空。

国联人寿于2015年1月6日正式开业,这家成立不到四年的公司近几年业绩却是大起大落。

  事实上,今年以来,银保监会对险企股东股权管理已有所加码,包括清退华海财险、利安人寿、长安责任等险企的违规股权,加强股东自有资金合规审查并向上追溯等。

依靠万能险,国联人寿在开业当年就实现盈利,净利润1623万元。但在2016年,其净利润亏损1.04亿元,2017年净利润亏损1.57亿元。

  对此,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柴效武对蓝鲸保险表示,在当前经济、金融环境下,加强监管有必要性。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则指出,在整体监管环境中,没有严格不严格之分,依法依规监管即可。

2015年,国联人寿实现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13.3亿元,其中来自股东单位及管理人员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就有1.74亿元,而2015年国联人寿原保费收入仅为0.2亿元。

  股权历经辗转,国联人寿高层人事变动目前仍有缺职

2017年,国联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为8.9亿元,同比下降43.27%,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1.01亿元,同比下降77.84%。而在今年7月4日晚间国联人寿称,其截止到2018年二季度,国联人寿实现原保费收入12.38亿元,同比增长152%。

  值得一提的是,国联人寿作为标的,公司股权历经辗转。2014年3月,原保监会批复无锡市国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无锡灵山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无锡市交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等10家公司共同发起筹建国联人寿,注册资本20亿元,2015年1月,国联人寿获批开业。

本文由云顶国际网上平台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入股国联人寿被否,国联人寿股权转换再次生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